新闻是有分量的

来自一名按摩女的内心独白

2017-08-20栏目:商业
TAG:

我叫露丝,今年刚好20岁,其实,20岁的年龄原本还在大学里面深造的,但是我却在花样的年华里当了一名按摩女。其实,说道按摩女,这个职业跟夜总会的那些个小姐没什么区别,再往难听点说就是妓女。

    不要以为按摩女就只是做按摩的,那是在那些绝对的正规的按摩会所,一般的按摩会所、SAP休闲会馆都不仅仅只有按摩服务的。都会在按摩的时候加上特殊服务。而我入行的这个按摩会所,很不幸是一个打着按摩幌子从事特殊职业的按摩会所。

    我在这里工作三年了。从17岁那年我就在这里工作。三年的时间,我接待过不少的客人。因为我的长相比较漂亮,按摩手法好,所以来我这的回头客也特比的多,三年的时间我也攒下了不少的积蓄,我只待机会逃离这个地方。

    不过,做按摩女的这几年来,我也吃过不少的苦。来我们这里的男人都是那些外表看起来传统但是内心肮脏的男人。有的来这里的男人外表看上去很气派,但是只要把衣服一脱,他们的身材难看死了,有的男人大大的肚子像个癞蛤蟆一样。有的人矮戳胖、有的人高瘦无肉,总之各种各样的男人都有。而且来这里的男人都很懒,基本上他们都不自己动,全程所有都是我们这些女人占主动地位,任凭你在她们身上折腾。

    有时候,来我们这里的还有一些外来务工人员,他们大部分都是长时间不在家,离开老婆好久,然后花钱来这里发泄找乐子。但是这些人都非常的粗俗,也很有力气,经常把一些人折腾的要死,所以我很讨厌这种男人。

    有时候,我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衣着正经,温文尔雅的男人的时候我有一种恶心感,我觉得透过他们天津推油按摩上门服务亮丽的外表我能够看到他们肮脏的内心。我有时候觉得我这辈子就这样玩完了,有时候又畅想未来的美好生活,内心真的是好矛盾,好纠结。